专栏

<p>现代神秘主义和耶稣会牧师安东尼德梅洛曾说:“启蒙是与不可避免的绝对合作</p><p>”这句话在我心中产生了深刻的共鸣</p><p>在我看来,他意味着对生活的绝对开放</p><p>想想大西洋的墨西哥湾流,从佛罗里达州的东海岸流过</p><p>如果你在水中放一根吸管并将其与墨西哥湾流对齐,它将随着电流移动</p><p>水通过它移动并沿着电流传播</p><p>一切都是一样的</p><p>这是完全的恩典</p><p>现在,如果没有对齐并且它不随水流移动,它将旋转并偏离航向</p><p>保持自己和活力的流动是我们正念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</p><p>就像稻草一样,如果我们远离错位,我们就会离开,在反应中旋转......在某种程度上,它不能优雅地流动</p><p>因此,我们寻求保持一致,让生命的流动通过我们</p><p>我们有什么方法可以将自己从生命流的渠道中移除</p><p>我几天前开车回家时发现了这种情况</p><p>我有我习惯的速度,而我前面的人要慢得多</p><p>你知道它是什么,不是吗</p><p>现在,我并不急着去某个地方</p><p>我没有去机场乘飞机,但没关系</p><p>我的驾驶速度与我的首选速度完全不同</p><p>我正在经历不耐烦和焦虑,正在建设中</p><p>我身上的一切都在前倾</p><p>除非情况发生变化,否则我觉得我不能没事</p><p>所以我在精神上停顿了一下</p><p>我意识到我所问的与现在不同,我试图放手</p><p>这个例子很小,但在我们的人类经验中,这种情况在很多方面发生,有些小而大</p><p>除非事情发生变化,否则我们会感到幸福是不可能的</p><p>因此,我们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不快,因为我们要求事物不同</p><p>有趣的是要注意到这是如何发生的</p><p>我认为这源于我们带来幸福的社会条件</p><p>我们被认为需要一些快乐的东西</p><p> “如果我能得到这份工作,”“如果我可以赚到这么多钱,”“如果我可以在那附近买房子”,那么我会非常高兴</p><p>或者我们可能会想,只要我更健康或更瘦,或者如果我的老板辞职,我可以有一个不同的老板,或者如果我有一个不同的配偶......等等</p><p>为了满足生活,我们等待事物变得不同</p><p>只要我们继续将幸福与生活中不断变化的外部事件联系起来,我们就会永远等待</p><p>如果我们暂停并与当前形势保持一致怎么办</p><p>如果我们随着流动而移动怎么办</p><p>这对你意味着什么</p><p>与这里的事物对齐是一种练习方式</p><p>它使我们能够以创造力和同情心回应我们的世界</p><p>实际发生的事情是,我们正在开放普遍的智慧,这种普遍的爱可以在我们对齐时流过我们</p><p>当吸管与电流对齐时,墨西哥湾流过它</p><p>当我们与生命的流动保持一致时,就会有一种普遍的智慧和爱在我们身上流淌</p><p>这是我们的本性</p><p> Tara Brach改编自激进接受(2003)以享受这一主题:

作者:褚氵惟